快捷搜索:  as  as aNd 8=8  xxx

因拖欠张艺谋百万票房分成 张伟平被限制高消费

张艺谋(左)与张伟平(右)资料图

11月22日,北京市旭日区人夷易近法院颁布限定破费令。曾和张艺谋相助过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《英雄》等多部影片的制片人、监制张伟平,因未在指按时代实行生效司法文书确定的给付使命——向张艺谋方面支付246万3600元的票房分成款,而被法院采取限定破费步伐。

北京市旭日区人夷易近法院限定破费令

张伟平不得实施高破费及非生活和事情必须的破费行径:

(一)乘坐交通对象时,选择飞机、列车软卧、轮船二等以上舱位;

(二)在星级以上宾馆、酒店、夜总会、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破费;

(三)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、扩建、高级装修房屋;

(四)租赁高级写字楼、宾馆、公寓等场所办公;

(五)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;

(六)旅游、度假;

(七)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黉舍;

(八)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家当品;

(九)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整个座位、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事情必需的破费行径。

据懂得,张伟平与张艺谋是相助16年的老过错,后因《三枪拍案惊奇》票房分成款分配问题对簿公堂。该片导演张艺谋觉得新画面影业违反约定,未向自己支付1500万元分成款,而张伟平方面则表示不拖欠张艺谋片酬及分成。

2015年9月,旭日法院做出一审讯断,支持张艺谋诉讼哀求,要求新画面影业赔付张艺谋《三枪》分成款1500万元;

2016年4月,北京三中院二审呈现“逆转”,三中院撤销一审讯断,判新画面付张艺谋《三枪》分成款246万余元;

二审讯断后,张艺谋向北京市高院申请再审,高院再审后撤销原一审二审讯断书,将该案代发还旭日法院重审;

旭日法院审理后,于2019年3月做出一审讯断,再次全额支持了导演1500万元的诉讼哀求;

新画面不服再次提起上诉,三中院在19年9月作出二审讯断,与该院2016年的结果同等;

张艺谋在2019年10月向旭日法院申请履行,而张伟平未实行给付使命,被法院限定高破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